宝贵的二十五年-一针一线的情感

作者:超级管理员 文章来源:宝贵石艺 更新时间:2015-09-01
      张老师和我都是老西城人,都住在白塔寺附近,两家曾经的老住宅就相差一条胡同,在儿时,我们一定在冬日安静的夜里听到过从妙应寺白塔上飘下来的风铃声。有缘的是,虽然张老师比我年长,但是我们还是小学和中学的校友,所以说起来特别亲切。  
大概是15 年前,我们设计首都师范大学北区,在教学楼里需要做一些雕塑,而学校希望雕塑能具有文化氛围,但是经费有限。我当时就想到了张老师,便去了张老师的厂子,那天是第一次和张老师正式见面。我跟张老师有个共同点,就是我们都热爱艺术,而且我们所做的都不完全是纯艺术,我们透过艺术的眼光、通过艺术的方法服务于人。为人服务是张老师和我在设计层面上相契合的共同之处。大概是在1998 年,我随胡育梅女士(现为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六所高级建筑师)以及一位老先生一起去张老师那里。当时我们是想尝试使用些新的材料,也正是怀着这样的想法,才去拜访了张老师的工厂,对他的材料有了更直观的体验。
我始终认为张老师首先是一个艺术家,他的作品表达了他对人生的感悟,而不是仅限于形式表达。我跟他合作更多的是希望得到艺术启发以及艺术感的提升。我其实对他的雕塑和创新更感兴趣。曾经有些工程要找张老师做墙皮和假山石,我说这样的事根本无需麻烦张老师。请他出山还是要做一些新的、具有挑战性的东西才有趣。张老师的材料有时候很挑人、挑地方、挑房子。前阵子褚总(褚平)做的北京建工学院大兴分院的项目让我很惊讶,这种材料让建筑的体量感一下子迸发出来。乍看很简单的材质,表现力度却非常强烈。
建筑师会思考材料形式与建筑表现之间的关系问题。我对建筑外形的关注并不太强烈,当然体验需要借助形式得以实现,但是不能仅仅把形式问题局限于建筑的外表。如何通过空间和体积、尺度等的直觉体验获得对建筑整体的认识和关注才是相对重要的。
运城体育馆是我们合作的一个项目,该项目尝试采用人造石挂板材料。这个建筑是座功能性建筑,又是一个文化类的体育建筑,所以它的外形应具有一定的冲击力。我们希望做成条状的格栅,我们设想将墙体每个单板块体量做大,突出体现一种材料张力的感觉。用石材感觉分块小、过于单薄,而挂板可以做整块、纹路大,能够将那种感突显出来。运城这个项目有不少挑战。记得当时需要一块三层楼高的自上而下的巨大挂板。我们找来张老师看能否做成,那是我们要解决的关键。如果采用拼接的方式并没什么意思,我们希望突出整体感。事实上基于这个苛刻的要求,其他材料几乎无法实现。如果采用碎拼的手段,任何材料都能做到,但那不是我们想要的效果。当时我们希望用挂板来解决这个问题,甚至连色彩都已经讨论完毕,效果图也出了好几轮,跟技术人员一次次的开会讨论,样品也做完了,可惜最终还是功亏一篑,没能实现。
虽然没成,但实际上这个项目的合作为今后积累了很多财富,包括我们建筑师在内也积累了很多经验,我们相互之间彼此加深了理解。我认为这个材料最好的优势在于它没有限制,只要你想得到、敢于拓展,它就不负众望都能实现。当然,它也可能出现问题,但是问题并非不能解决。这一点与我们之前所有的建筑材料存在着明显的差别。
我们在谈建筑材料时有几条基本要求。第一要容易获取,这是我们选材料遵循的最基本前提,第二要造价低廉,第三是便于运输,第四要容易安装,这是我们选择任何一种建筑材料所必需的过程。当然,正是这些要求才会对建筑材料进行各种各样的限制。张老师的材料就没有这么多局限性。首先是容易获取,任何地方都有,它可以在任何地方制作。我们希望在现场现制,这样就能避免运输的问题。材料不能做大的原因,很大程度上是为了便于运输。举个例子,玻璃生产理论上可以达到无限长,为什么还要切割成一块块的,就是为了易于运输。张老师的这个材料体量可以做的很大,而且可以是现制,这对于材料使用是一个突破。
其次,这种材料的另一个优势在于它可以在个性上做无限地拓展。可是一旦进入批量化生产,它的个性的拓展性肯定会降低。所以我对您当时谈产业化是既支持又抱有一定的疑虑。它会不会因为大规模生产而导致个性丧失,价格下降后它会是怎样的状态。现在基本上是手工生产,产业化之后还依旧是手工生产吗?我想您肯定会有新的想法。机械制造出的东西会变成同一个样子,它一旦均质化就会丧失个性和拓展性,这个矛盾怎么解决?
在我们所设计北京市新少年宫的设计时,我们就决定在外墙面采用宝贵石艺的外墙板,主要原因就是张老师公司的产品可以很好地把大规模的产品和个性化结合起来。但是目前的结合还是通过手工人力的调整,在低技术水平上,如果能够通过大规模生产把信息技术运用到生产中,就能将Hi-skill与高技术结合起来,现在正在倡导的BIM 可能正是一个实施的机会。
苹果公司的iphone 手机初入市场时特别个性化,现在已经成为一个新产品的标志了。我们还曾讨论说过大家对苹果手机会不会产生一种逆反心理呢?我认为这些都有可能发生。话说回来,苹果产品虽然是机器生产加工出来的,但它做的很精致,每一代产品都各具特色,差别非常巨大。反观建筑,它到底是手工制造还是机器生产的,我们到现在还没定义清楚这个问题。苹果公司的这一实例却为我们建筑师提供了一个反思的切入点。不同的人眼睛中有不同的宝贵。在艺术家眼里他是个艺术家,在建筑师眼里他是个建筑师,在资本市场的眼中他是一个实业家,在那些朴实的工人眼睛里他是带大伙奋斗的老师。
不同的人眼睛中有不同的宝贵。在艺术家眼里他是个艺术家,在建筑师眼里他是个建筑师,在资本市场的眼中他是一个实业家,在那些朴实的工人眼睛他是带大伙奋斗的老师。
宝贵老师很会说话,当他说话时语气和言语里充满着豪气和激情,很多人愿意听他说话。他也很会听话,他倾听时表情和眼神里充满真诚和求知,很多人愿意和他聊天。宝贵老师是一个朴实的人,一个性情中人,一个理想主义者。北京出生,运城滋养,昌平奋斗,插过队,当过老师,做过农民,搞过艺术,办过工厂。他就像他做的那些雕塑,虽然材质不高贵,虽去想,即使过了很久,那个雕塑还会回荡在你的大脑里。
  • 上一条资讯:没有了
  • 下一条资讯:宝贵的二十五年-有“体”方能“用”

版权所有© 北京宝贵石艺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25209号 网站管理 技术支持:中万网络

Copyrights @ 2014 www.baoguishiy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 址:北京市昌平区马池口镇奤夿屯宝贵石艺
电 话:010-89711543
邮 箱:baoguishiyi@126.com

关注公众微信